品牌故事

愛沛的堅持 小小菇蕈知多少 成分安全最重要

對於寵物的健康,身為主人的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呢?除了藥物治療與抗生素的大量使用,還有沒有更好的方式能幫助狗狗或貓咪維護它們的健康?我思索著這些問題,並且一路尋找答案。

故事是這樣開始的。

當時,我才畢業不久正在獸醫院裡當實習生,那段時間,有對白人老夫婦Mr.& Mrs. McNaughty因為愛好旅遊的關係,常常會帶著他們十五歲的黃金獵犬狗狗前來寄宿,牠的名字叫做Paddy McNaughty。因為是常客,漸漸地,獸醫院裡上上下下的人都跟Paddy成為了好朋友。我當時負責替牠餵食,牠非常乖巧也很貼心,每次吃完飯都會主動走回自己籠子。我非常喜歡他。

某天,老夫婦又帶著Paddy出現,說: 『不知道怎麼了,牠一整天都趴著不動,也不肯吃飯。』我們決定替他檢查,並且讓牠留在醫院觀察一晚。當天晚上,Paddy的晚餐一口也沒動,到了隔天早上情況仍是如此。而後,令人難過的血檢報告出來,證實Paddy得到末期癌症。由於牠的腫瘤過大壓迫到胃、肚子裡又滿是腹水,Paddy根本已經難受到無法進食。Mr.& Mrs. McNaughty  來到醫院,醫生說明Paddy的情況除了接受化學治療,在這個階段,已經沒有任何更好的辦法能夠幫助牠。我們開了會,Dr. Cunningham說服了Mr.& Mrs. McNaughty :『化學治療也許可以延長Paddy幾個月的生命,但會給狗狗帶來極大的生理與心裡上的不適、更別提那些可能併發的後遺症-這樣一來,Paddy會很辛苦也非常可憐。現在,最好的作法也許是安樂死,才能讓牠早點脫離痛苦。』

接到這樣突如其來的打擊,老夫婦兩人當下根本無法決定任何事,在打完點滴之後,他們把Paddy帶了回家。直到第二天,醫院才剛開門,老夫婦倆已經等在門口,Mrs. McNaughty紅著眼眶說:『我們不忍心看牠被病痛這樣折磨。』

他們決定接受事實-讓Paddy安樂死。

Paddy被抱進了房間,我和另外一位助手輕輕地將所有布簾拉上、悄悄地退出房門,讓老夫婦可以單獨對Paddy說說話。消息傳出之後,醫院裡幾個照顧過Paddy的夥伴都趕過來,在診療室外大家紅了眼眶。我們輕聲交談,深怕打擾到Paddy與家人最後僅剩的一點時光。

一個多鐘頭過去了,沒有人敲門催趕,因為獸醫知道老夫婦和Paddy互相陪伴十五年的情感有多深重。終於,門開了,Mr. McNaughty的眼睛腫腫、顯然是大哭過了,他默默地說:『已經夠了,我會在外面等著。』因為相熟的關係,獸醫讓Mrs. McNaughty一起待在診療室裡,陪狗狗走完生命的最後一程。。我將Paddy扶著,牠的身體因為沒有力氣、整個傾倒在我身上。好重,有80磅吧,我心裡想。老太太安安靜靜地流著眼淚,握著狗狗的手沒有說話、臉卻因為激動而漲紅了。我當時覺得她真是一位堅強的女性。雖然內心仍複雜地想著:『為什麼不讓狗狗繼續接受治療呢?』『為什麼這麼快就決定讓牠走了?難道不可以再讓牠多活幾天嗎?』Paddy已經成為我的朋友,我有好多問號在腦袋裡轉著。

當獸醫在注射藥劑的時候,我數著秒數。差不多在第五秒左右吧,我感覺原先一直壓在身上的重量忽然不見了,就好像Paddy的靈魂在瞬間離開了一樣!原來,是因為Paddy失去知覺、往另一個方向倒去,所以重量才消失了。

Paddy離開以後,我在那間獸醫院繼續工作了兩年多,這期間,從一開始對『安樂死這件事本身』感到很絕望的我,到後來逐漸瞭解,也許在某些時刻,人們真的不得不放手,而過量使用藥物在寵物身上、只顧延續其生命卻忽略牠們身心的痛苦,這樣地加諸折磨或許是人類太過自私的作法。我熱愛所有的動物,我知道牠們很能忍耐痛楚,很多時候當主人們發覺寵物不對勁了,往往牠們已經受苦了好一段時間。我時常不停的想:『難道沒有更好的方法了嗎?有沒有可能,在這個世界裡還有我們沒發現的方式,可以用來幫助這些生病的動物們,維持牠們的生活品質、至少不要讓牠們受到那麼多的折磨與痛楚?』

離開醫院之後我回到學校繼續進修、深入研究各類慢性疾病的預防與治療。爾後因緣際會認識了美國加州 Cenzone 生物科技公司的總裁,很榮幸地與其團隊共同進行實驗合作,並且創立了愛沛。

我相信,『免疫系統』是造物者給人類及動物們一個最基礎卻也最有效的防禦機制。然而在現今這個污染嚴重的世代,時常因為『免疫系統』無法『及時抵禦』這些大量污染的侵襲,而導致各樣的病症發生。值得慶幸的是,我知道大自然總會為我們預備著答案。抱持著這個信念,愛沛的團隊不斷地尋求一個更理想、更自然的方式,幫助動物們能夠健康而且快樂的活著。這是愛沛的精神,我們將秉持著這樣的理念並且傳承下去,在未來,盼能讓更多的寵物受益。

愛沛創始人 / 執行長  Sherwin Chen